湘潭信息港

当前位置:

减肥趣记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湘潭信息港

导读

(一)  看《瘦身男女》,几年前《女报》就大肆渲染,很是不以为然,以为只是纯搞笑而已。喜欢那种贴近生活,有深度,令人回味的作品。  很长一段

(一)  看《瘦身男女》,几年前《女报》就大肆渲染,很是不以为然,以为只是纯搞笑而已。喜欢那种贴近生活,有深度,令人回味的作品。  很长一段时间,一直有人在耳边聒噪减肥减肥减肥,心里烦躁得要命,看见那些以爱情为由而减肥的女孩子,心里就不由冷笑。爱情是什么?爱情是虚无不靠谱的玩意儿,停留在外表的肤浅爱情观,更是脆弱得不值一试。  《阿甘正传》里的阿甘,不论他是年少时的傻子,还是后来的战斗英雄、乓乓球明星、百万富翁、长跑明星,也不管珍妮是年青还是色衰病魔缠身,都一如既往地只取一瓢饮。阿甘可以因为珍妮一句“我们是二种不同的人”而远远守护几十年,也可以因为身患绝症的珍妮一声召唤而欣然前往,进入结婚的殿堂。当今世人,难道没有人比得过一个傻子的情操么?两相对照,心里分外凄凄惨惨戚戚。  看《瘦身男女》花絮说,男女主人公是因为失恋而寄情于食物,因而大肥特肥的。想想很有道理,因为心里空虚失落,必须得用实质性的东西,把胃填满,才不至于茫然失措。自己何偿不是如此,只是从来懒得去想根源。一方面觉得生活忙乱无边,另一方面又无聊落寞异常。在忙与空茫中沉伦不辩方向,懒得区分……  影片的结尾是温暖的。女主角拼命追求的爱情,到手来不过是对方一场以“怀旧、忠贞”为名的一场秀。可喜的是女主角及时的意识到了,光彩夺目的爱情,远不如身边实实在在的关怀体贴来得真实可靠,哪怕没有一句爱的宣言。  终于还是决定慢慢减肥了,不为别的,只为可惜了那些闲挂在衣厨内的白裙子。    (二)  我家窗帘可以说是极度阴险!别看她亭亭玉立如开满整墙的绿荷,便误以为她有清澈如水的性情。每天清晨,当我被车水马龙的喧哗猛然惊醒,窗帘总是一脸无辜幽暗着她的脸,只在灯光下显身的凤尾竹的眸子眨呀眨,做含羞欲辩状……此刻满腔的愤怒化为内伤,一边尖叫着往身上挂衣服,一边冲出门去……尘埃满身的健身器材看着你日渐宠大的身躯哀哀哭泣……  脚下奋力地瞪着自行车,心里的内疚呈直线削减,心里安慰自己说:瞧,现在有几个有勇气骑行车的?又煅炼减肥又环保,虽说多不过五分钟路程,好歹比那些坐着不动的强多了,再说日积月累,咱也能绕地球几圈不是?等有时间,东城溜到西城效果不就明显了吗?虽然心里隐隐明白,那个“等有时间”多半是一句空话,还是十分感动,似乎看到了瘦身以后千娇百媚的那个自己。  白了一眼蛋糕店,心里对着那软呼呼的油条吐口水,向包子铺撇撇嘴说:稀罕!咱不饿!风驰电策般的驶过,不给自己后悔的机会,心里那个得意呀!盘算着,中午吃个水果什么的,晚饭一定不要吃,白天抓紧时间跳套韵律操,减肥指日可待了!  热血沸腾。谁说秋天天凉多加衣?薄衣薄裤,利于运动。伸伸腿,弯弯腰,踢踢腿,没几下,气喘吁吁。俗话说一口吃不了个胖子,循序渐进才是硬道理。先玩会电脑再说吧。先是瞄网页,后是看电影,一晃几个小时过去了。看得高兴,一不留神叫了份肯德鸡套餐。吃就吃吧,中午都不吃,如何撑得过下午?晚上不吃不就结了?连续剧真是讨厌,看了上集想看下集,看得腰酸眼累不说,运动都挤不出时间?你说站着看,晃着看?不行,对白多关键呀,需坐着静心体会才行。  傍晚,终于可以回家了,千百万个爪子从胃里爬出来,急慌慌打开冰箱门。我容易吗我,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吃点水果有错吗?一顿狂啃,三两个水果下肚,肚里空空空几许。再吃点蛋糕不过份吧?唉,都是甜食,腻得慌,我得炒点菜。既然炒菜,那当然得多炒点,这么美好的厨房,多么方便的条件,浪费可耻,不是吗?  太撑,吃撑了,不适宜运动,睡觉。第二天醒来,完了,感冒。打针吃药不见效,输水呗。医生说,不用抗生素不用消炎药怎么行?我知道用了这类药发胖,谁叫你以前就用了,穿上了红舞鞋,能任由你不跳舞吗?!谁跟你穿的红舞鞋?医生都爱帮人穿!感冒不就是那些药吗?放心,吃不死人的?望闻问切?对症下药?多方位思虑?切,说话也不看看这是啥情景!现在是速食社会,快餐时代,谁有功夫有耐心跟你讲那些?医德医德,医了就有钱得!  打针吃药,吃得肚里清汤寡水酸水直冒。好好的女子,伦为饕餮。  妈呀,跟猪似的,一天一斤,横向发展。    (三)  LongLongago(很久很久以前),俺妈属老鼠,星期二就开始储藏,看俺星期六表演风卷残云,直撑到蹲不下,站不稳还要再加一碗的地步。俺跳舞打球,忙得脚板翻到脚背上,没有时间去想美与不美的事情,照常细腰长裙,燕子般飞来飞去。历史的车轮滚滚滚到今时,与美食仍是好哥们,故意显出若即若离的姿态,脂肪却不邀而至,爱俺没商量。  恶向胆边生,饱食终日,晕素不忌。  夜梦:一群男女泳装出列,也不知要干神马。在众人讶异的目光中,发现自己居然骨瘦如柴。我瞬时昂抑起头,骄傲宣告说,跟你们说我以前是很美很瘦的,还不信!哼!  一日骑车闲步,某女惊唤:你瘦了!没见过骑车还能把自己骑瘦的!我吃了一吓,上下审视,没发现什么不同,心里美滋滋地十分受用。跑到药店一称,居然不声不响瘦了五斤。又二日,因忍不住馋,晚上吃了好些瘦肉,心惊胆颤地往称上一站,嘿,居然瘦了一斤。什么意思嘛,搞不懂。想来是我梦做得好。  今晨,突发奇想,找到闲挂了N个年头的风衣。呀呀呀呀,居然穿进去了,虽然以前扣起来都显大,现在敞开穿,不失翩翩佳公子。名牌就是名牌,这么轻薄的面料,在我长期的虐待下,仍是挺括依旧,风采依然。  帮榕树下《都市情感》杂志选文时,看到一篇名为《那些情事,与香艳胸衣有关》的文章,讲的是一个女孩子,从少女时代就有的那种对各式各样的胸衣嗜爱如痴的故事。索性关爱一下自己,买下一款浅紫纱边花纹34C。难怪名星们面对胸衣一掷千金,我这款八十多的胸衣,已经足够让我改天换地。腋下原本有些懒散的肉肉不见了,镜子里,深深的乳沟,距离不远不近,犹如两只浑圆脱兔,在胸衣光泽的映衬下,泛出珍珠色。高耸的胸下,肚肚似乎平坦了许多。  减肥!胜利的凯歌既已吹响,减肥的热情骤时高涨。  晨间只喝一碗酸奶,在店门前跳九宫图。整条街都随着我的跳动,笑起来。那笑里有理解,有宽容,有好玩。自幼协调能力就不行,强制训练过一段时间,跳舞能蒙住别人。呼拉圈却是不能摇的,任我怎么努力,都像企鹅走道一样,滑稽可笑。我想好了,如果谁胆敢不怀好意,嘲笑于我。我就甩呼拉圈给他看,笑死不负责。  一个中年男子开着越野跑过,又倒退回来,只为问一句:你是在减肥么?看他长得还算帅的份上,我认真的回答:是的。他鼓励地点点头,告诉我:你看我,你能想像我以前很瘦很瘦么?现在,想瘦不容易喽!我瞄他一眼,没好气地说:男人们如果都想瘦出锁骨,你还要不要女孩子活啊?!  正跳呢,从货车上跳下一个修路队的农妇。那农妇盯我的眼神里充满不屑与讥讽。在她看来,我是吃饱了撑的。我看她也不过八十来斤的小个,修公路保坎用的200*140*1000混凝土构件,从车上抱下来码好,玩似的轻松。我友善地笑笑,问她:你那个有一百斤重吗?我本来是想问有几十斤的。眼睛是感性的,常识是理性的,当眼睛与常识纠结不清,我只好不耻下问。妇人似乎对我有种天生的敌视,轻蔑地反问我:难道你有它重吗?多重?一百五十多斤!  开越野的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又倒回来了,他不信地走下车,下蹲,提气,环抱……长方体构件纹丝不动,众人都笑起来。男子狼狈地说:重,确实重! 共 296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包皮包茎有什么症状
昆明好的治疗癫痫研究院
昆明市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标签

上一页:六盘水游记1

下一页:九月下扬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