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ositiveselection搞得到处

2018-10-30 12:26:14

四、芝加哥大学---梦醒的地方,还是梦碎的地方?我还真出国了!稀里糊涂地来到芝加哥大学的生态与演化系做联合培养,据说这个系在过去的15年里有13年是进化专业世界。江湖盛传本校成果获诺贝尔奖多的是剑桥和哈佛,而本校校友获诺奖多的是芝加哥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咱芝大据说84个校友拿了诺奖,啥杨振宁、李政道、崔琦都是咱芝大毕业的博士。各种传奇故事在芝大里流传,从体育馆对门摆放着的蘑菇云铜像,到奥本海默、费米、泰勒、杨-李之间的恩爱情仇,到芝加哥学派的经济学弗里德曼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到总统候选人奥巴马(我是在芝大)在芝大当了若干年的法律教授,再到我们熟悉的漫远老师的“精卫”基因......各种精彩的故事。还有,那一年芝大有个老头拿了诺奖,叫Nambu(科普5:南部阳一郎,是弦理论的奠基人之一,2008年南部因为发现次原子物理的对称性自发破缺机制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老头开庆功会,我也屁颠屁颠跑去参加了,主要是想混点心吃,地点就在57th街的一个啥建筑的二楼,一楼经常卖披萨或者开学术报告(很奇怪的场所)。更奇怪的是,全场也就200来号人不到,仅有芝加哥当地的一家电视台来采访。老头挺有趣,直言感谢自己的医生,让自己能活到看到得奖的这一天。要是在我大中华,那可就得把阵势摆到人民大会堂去了。不过莫言还是有很风骨的,在领奖的时候说了句:诺贝尔奖是给我个人的,不是给国家的.....这句话真带劲!话转回来,芝大的老板是院士,人很nice。他老人家的经历真给劲,本科学土木工程,硕士学地球物理,博士读的是应用数学,结果自己当PI后跑到人家分子进化领域拿了一个算得上是奖项的BalzanPrize(巴尔扎恩奖),又跑到遗传学领域拿了一个据一些学生说是算作遗传学终身成就奖的MendelMedal(孟德尔奖章)。我那时刚到芝大的时候,基本啥都不懂。见到老板的所有学生要么在编程、玩服务器,要么在折腾数学,我就很不解地问老爷子:做进化不就是采集几个样品,建几棵树,说几段故事吗?跟数学扯得上那门子关系哟?老爷子反问我:你们在国内目前都是像你所说的那样做进化吗?我答曰:在我出来之前所看到的,中国大陆90%以上都是这样在搞进化。老爷子没有正面回复我,而是态度坚决地对我说:Thatswhyyouneedtocomehere.......从那时起,我又要捡起我那被丢弃多年的数学。因为芝大的概率统计在美国也是排前几名的,于是我被老板建议去蹭统计系的课。等囫囵吞枣学了一遍概率统计之后,突然发现平时用的一些进化遗传分析软件里的一些检验和算法,啥t检验、z检验、F检验,啥二项分布、卡方检验,啥0.05显着...简直居然这么简单!更可怕的事发生了:当我再回过头去看那些八股文杂志时,突然觉得照猫画虎做研究的童鞋们好杯具,辛辛苦苦测这么多数据出来,到头来竟然是被数学算法牵着鼻子走。算法的说你显着就显着,说你不显着就不显着,一会儿一个positiveselection,搞得到处都是positiveselection...其实说不准那些个算法有不少都是精度差得一踏糊涂,甚至公式都有用错的、或者在数学前提不允许的情况下或不合理的情况下强行使用一些公式、又或者数学上过于理想化一些参数条件。这些算法有几个是发表在专业的数学杂志(例如美国数学学会的杂志或者英国皇家统计学会会刊),接受过数学家们的严格考验的呢?等算法过关了,你再打成软件包发在生物学杂志嘛,又不影响被引用。那些个数学杂志别看IF只有分,可厉害了,菲尔兹奖都不知道出了多少人~~来到芝加哥,我的观念被彻底颠覆了,包括价值观、世界观、人生观(俗称“三观尽毁”)。我觉得如果还像以前那样做研究走套路趣的问题。来到新学校任教,很多专家都私下讨论说在我们这样的电子类理工科院校,生物类的文章要想拿来跟物理或计算机的文章评比报校级奖励,是否影响因子应该要除以5。也就是说生物类发一篇IF=30的Science或Nature,相当于物理类发一篇IF=6的PRL。如果按照这个潜规则来算,差不多IF=10以下的生物学类都算灌水文章,因为按比例缩5倍,类似于物理学或计算机IF2~3的大多杂志也是灌水的。虽然这样比较不能保证公允,但想来倒也能反映一些现状。计算机人家拿图灵奖的学者也就发那些分的杂志,含金量可比你那些今天测一个基因组、明天测一个基因组的Science、Nature强多了。还别不服人家,拿就业来说,人家电子工程类的就业形势终归稍好一些吧?!话虽如此,林林总总,毕竟还是要混口饭吃。有句话说得好:您要认真的话,那您就输了;您要较劲的话,那您就败了。在这个问题上,见仁见智,认真不得。(P.S.元旦大假闲得无聊,我一时技痒,随手写下这两篇博文。写之前并未预料到会被加精,更没想到会被置顶,因为依惯例我极少有文章被精选。第二天一觉醒来发现被置顶,顿时吓出一身冷汗:“完了,这下闯祸鸟...真把我害苦了~~”。于是赶紧给文章润润色,把戏说的段子笔墨再加浓一些,锋利的调侃该收的收、该删的删。...两天下来,众多博友跟帖评论或发来私信,其中有咱们生命科学的硕博生、教授,同时也有各领域包括电子类、工程类、物理的、化学的和数学的各位专家。同时,一下子还有上百数十位的科学博友想把我加好友。可我在科学的圈里就是一枚小屌丝,已经习惯了躲在自己小小的角落里,潜水悄悄关注科学的各种,所以就忽略了这些加友好的请求~~~此外,令我感动的是有几个身在美国自称为“千老”的生物学postdoc发私信来讲述他们的感同身受及当前的困境。这些我都懂,在国外也见识过。所以祝海外的生物学搏友们2013年都能过得好。后来有一位本校电工的研究生看了我的博文,跑来找我说:“韦老师,你说你们生物苦,其实我们电工研究生更苦逼。”我只有苦笑~~~谁不苦呀?可是面对自己的学生我还能说什么呢,只有激励他奋发向上。...其实各行有各行的苦,家家都有难念的经。不在生物这一行,也许你体会不到生物的艰辛;不到数学里转转,也许你又不懂数学的苦处。而我同时要经受生物和数学的双重磨练...其实你不懂我伤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这就是为啥我们常挂在嘴边---男人不懂经痛,女人不知蛋疼。)**********************后注:本文旨在用“类莫言”式的“魔幻现实主义”的手法,表现一种对当前就业形势的理解,用以引发一些或共鸣、或争议、或反思,其中有博主的个人观点,也有“嬉笑怒骂”的络文学色彩,望读者勿对号入座。处在不同领域、不同人生阶段、不同学术职位、甚至不同利益阶层的人看到此文一定也会有不同看法。不管是共鸣也好、争议也罢,都感谢您的阅读和参与;如果能引发规则制定者的一些反思,则善莫大焉。所以不对读者的评论一条条回复,请见谅。**********************

深冷制氮设备
外墙岩棉板价格
花椒苗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