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信息港

当前位置:

突然的自我

2019/07/13 来源:湘潭信息港

导读

在匆忙和颠簸中总算快把年过完了,久久回荡在脑海内的不是绚烂的烟花炮竹,不是喜气洋洋的张灯结彩,亲戚朋友的“驱寒问暖”

在匆忙和颠簸中总算快把年过完了,久久回荡在脑海内的不是绚烂的烟花炮竹,不是喜气洋洋的张灯结彩,亲戚朋友的“驱寒问暖”成为了这个新年不变的话题。我总是在想着,该如何精妙的回答你们谈女朋友,换工作,买房,买车,做生意的各种问题。匆忙间的各种回答也是五花八门,丑态百出。不变的台词就是长辈们教导后的认真点头和一句我知道。也到是使人感觉到谦虚有礼。但凭良心来说,那些却多半是敷衍的,实在是辜负了他们的语重心长。

犹记得小时候在期盼中数着日子等待春节,犹如现在买了六合彩期待中奖一般。但到了这般年纪,在意的也只是年底结算后银行卡上增加的可怜数字。更是要做好新一年的计划支出。就这样过了一年又一年,这春节终于是失去了它的味道。但偶尔看到孩子们新年玩的不亦乐乎,似乎把原因放在自己真的老了上面更加适合。

真的开始奔三了,些许亲戚问到年纪,多多少少是有点不敢回答的,倘若真的如实回答了,则必将面临一连串的后续话题。“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啥时候给女朋友带回来”“XX家有个小姑娘和你差不多大……”诸如此类又叫人无法回避。也只能笑着点头回答到我知道。那种无奈,更是冲淡了这个新春的节日气氛。其实我心里是想说不着急,我有我的想法,我有我守候的誓言。但就是有这样的想法,那么注定诸如我知道那样的回答才更显无奈。

年过完了,回到合肥,终于安静了。这突如其来的安静会让人浮想联翩,想到好多朋友,想到很多老同学,想到失去的女朋友,想到许多如果可能会实现的梦想。对比了自己的年龄,开始感觉力不从心。但你不能说我手无缚鸡之力。

我是个超级怀旧的人,怀旧到小学写的日记,写的作业本,玩的玩具都保留着。从杭州回来丢下一堆东西更是叫人心如刀割啊,你不能说我小气,但可以说句这是病,得治。所以新年现在对我们这类人来说更像是个驿站,稍做休息,而后快马加鞭,又匆匆忙忙继续前行。故而回首,多数是心酸的难以自拔,高兴的,失落的,骄傲的,欺骗的,得到的,失去的。一天一点,岁岁年年。突然间,哥又自我了。

往事可以陶醉你,但却不要沉迷,倘若沉迷了,就偶尔突然的自我吧。

“数不尽相逢,等不完守候,如果尽有此生,又何用再从头?”

来来来喝完这杯还有一杯

再喝完这杯还有三杯。

祝大家新春快乐,马上有钱有老婆有事业……顺便问一句,哪有卖马的,有了马啥都背回来了。

在寒冬时候,回忆哥的温柔吧,哥老了,不会害臊了,我偶尔摇摇头微笑着想到你们,更是会告诉自己加油。否则就没脸去见这群孙子了。

再见面,不醉不归。

哈尔滨好的治男科专科医院
昆明的治癫痫研究院
治羊角疯病医院哪家好
标签

上一页:我为自己打工

下一页:一个消失的故事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