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消失的天街

2018-11-30 21:34:02

消失的天街

贺孝贵文/图

恩施新塘天街街头

利川长庆天街

天街,是着名历史与建筑学家张良皋先生在《武陵土家》一书中提出的,意指那些建于山顶,从下往上望去,恍若在云端的市镇。他特别指出恩施市南郊天桥就是这样的天街:“60年前的鄂西行役,次看见一种从未见过,富有童话意味的市镇,我至今还无以名之,姑名之曰‘天街’。处我见到的天街在恩施南面十五里,往宣恩道上的天桥。天桥本身就是地貌奇迹———一条溪河,穿过山梁,形成天然桥梁,居然容许公路通过。过了这座天桥,山梁上升,沿着上升的石阶,两边开设店铺,石阶蜿蜒曲折,店铺建筑自然,掩映多姿。赶场的人群,背着背篓,缠着包头,男女都着蓝布衫裙。就当年的尺度而言,街道似乎升到云端。隔着天桥在坡上平视对岸天街,整个街市竟像竖立起来,赶场的人群仿佛腾云驾雾,飘飘欲仙,现出中国山水画的‘高远’之美。”

次见到天街,是在1964年10月,笔者作为恩施城的批下乡知青,落户地是米田公社。到米田公社必须走过天桥公社所属的天桥街道,所见已经没有张老书中描述中的天街美景,石阶上的街道已不存在,只剩山顶上残留的一段百十米的街市,但也还是砖墙木构,古色古香。场期已经没有了,但仍然是那一方的商贸集散地,街中的供销社除了经营农业生产资料、日用商品、土特产品外,还经营饮食业,此外还有几家卖小吃的农家。每天说不上热闹,但也还是人来人往,是当时农村一处不可多得的购销点。

抽调进城,特别是从事文物工作后,我才用历史的眼光审视天桥之街———天街。天街的兴起不知是那朝那代,但至少在明代就已规模不小,且是名人咏唱的胜景,明代李谦然诗:“抡材徂暑入天桥,悬壁清幽午更饶。流水弹琴如宓子,雁门鸣剑有嫖姚。崖藏鼯燕飞惊突,石幻象狮卧欲摇。梁栋喜看缘缆出,大夫期早上青霄。”又:“冈陇横跨出溪头,底石中间巧引流。谷口藤枝迎旧客,洞门风磴讶新秋。莓台就席情真朴,波影侵杯酒共浮。河朔不逢五马饮,出阴共忆雪明舟。”诗前有序:“余以枝江赵尹双庐,典史徐莹请验木,复至此。守戎桥东胡公,挥使别泉王君,偕因小酌焉。……时嘉靖三十八年六月既望。”诗中提到饮酒与守戎桥东胡公,使我们想到天桥当时已有酒家及有守备之责,当然也有了街市。李谦然成诗之日在明嘉靖三十八年,即公元1559年,距今400多年。

另一记载天桥天街历史的证据是天桥石刻。桥西头30米处,一尊悬崖拔地而起,中部凿有一长3米、宽1米的长方形平面,上刻“天桥”二字,宋体,每字1米见方,从右至左镌刻,笔力遒劲。左边另有诗刻一首:“碧水跨长虹,群仙从此过。跌岩天门开,万山来朝贺。”落款为清桂林太守顾椿。据考证,顾椿于道光壬寅年(1842年)正月路过恩施,受到施南府和恩施县官员的热情款待,游览天桥胜景后,欣然赋诗并题写“天桥”二字,被恩施士绅鸠工刻于石上,成为一处珍贵的摩崖石刻文物。100多年来,观赏者不断,同时会到天桥天街游览一番。

上世纪30年代,蒋介石为消灭鄂西贺龙红军,便于军需运输,下令修建巴石公路(巴东至咸丰与重庆黔江交界的石门坎),公路从天桥天街山下穿过,人们放弃走过去南行必走的南大路之天桥天街段,天桥天街从此衰落。到上世纪60年代,即成为我下乡到米田时所见的状况。就是这个样子,也因后来当地村民改房造屋而遭到破坏,天桥天街从此完全消失。更为遗憾的是,1996年天桥发生岩崩地质灾害,刻有顾椿题刻的那尊石头崩塌,滚落至巴石公路下的山腰,虽仍能在树丛中找见石刻,但已经没有过去那种奇雄险峻的气势了。天桥失去顾椿题刻的衬托,对于游览的人来说,也就兴趣索然了。也正因为此,不仅天桥天街消失了,连天桥天街的历史也几乎被人们遗忘。

(络:秋收)

光伏自动重合闸
螺旋焊管
杭州大金空调维修点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