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的背影

2018-10-29 12:49:13

的背影

那年,父亲60岁,患了肝病,骨瘦如柴,虚弱无力。那时,刚结婚的小哥同我和父母一起过,小嫂看到父母年老有病,干不了重活,还要供我读书,颇不情愿。

镇上中学离我们深山里的小村子50里山路,赶到家,父亲不在,母亲说父亲到北蔓甸摘草穗去了。我匆匆吃了口饭就去找父亲,我登上山顶,已到夕阳落山的时刻。我站在草洼边,四处张望着寻找父亲,许久,我发现远处,苍茫的草丛中有个小小的黑点在蠕动,我奔着那儿跑去,走近了我看到了父亲,他背对着我,弓着腰,头低在草丛中寻找着草穗,直到我走到身边,他才发现了我。“回去吧,天快黑下来了。”我说。

父亲停下手,他身边的筐里有大半筐草穗,父亲的脸青中透着层暗黄,发白的嘴唇裂着血口子。父亲把筐里的草穗装入袋子里,用手掂了掂,嘴角绽露出一丝笑意,“这些卖卖,够你交学费的了。”

父亲无力地瘫坐在地上,说我得吃一口再下山,要不就走不动了。他打开手巾包,里面是母亲烙的两张饼,他咬了一口饼,饼干硬得咽不下去,父亲站起来,用石片划破一块桦树皮,很快那小小的洞口就渗出细密的水珠,父亲舔了几口,我说:“我不想读书了,您也别再受这累了。”“不算啥,只要我能动,就能供你。”上学走的时候,我难以启齿地告诉父亲,学校要交冬天烧炉子的柴火,交钱也行。父亲说,不犯愁,过几天送柴去。

初冬的一天下午,父亲来了,他赶着牛车,拉着一车柴火,都是一小捆一小捆的。后来,母亲告诉我,那是父亲一捆捆从山上扛回来的,他没力气,每次只能背两小捆。卸完车,父亲让我跟他到镇上去。到镇上的货站,卖了草穗。我看父亲脸色已冻得发白了,我说去吃碗馄饨,暖暖身子吧。父亲说不用,一会儿就到家了,他把卖草穗的18元钱全给了我,并叮嘱我一定要拿好。我的心苍凉而沉重,我把父亲送出小镇。父亲站住了,他说:“你照管好自己,以后遇事要往前想,就总有奔头!”说罢,他转过身,手牵着牛的缰绳往前走,一会儿融进苍茫的暮色里了。不想,这背影竟是父亲留给我的的记忆。父亲回去不到10天就去世了。

捕鱼摇钱树
凯旋公馆
君和广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